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爱人同志

2012-9-29 23:16| 发布者: hsbadmin| 查看: 8179| 评论: 0

摘要: 叶叶 “本尼和杰诺要结婚了,我们大家想凑份子送他们点礼物。你愿意加入吗?”度完假回健身房,路易莎走过来轻声向我询问。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感动,也由衷地替本尼和杰诺高兴,因为他们可不是一般的夫妇。 那时候我想 ...
  叶叶
 
    “本尼和杰诺要结婚了,我们大家想凑份子送他们点礼物。你愿意加入吗?”度完假回健身房,路易莎走过来轻声向我询问。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感动,也由衷地替本尼和杰诺高兴,因为他们可不是一般的夫妇。
    那
时候我想换健身房,就一家一家的比较和尝试。杰诺的健身房不象别人的那样只是重复的器械陈列,给人机器堡垒的感觉。他的健身器材分门别类在不同的地方,每
个地方自成一体又各具风格,时而是明亮欢快的热带风情,时而又是浪漫柔情的缠绵角落,很有艺术情调。杰诺本人也非常的招人喜欢,个子高大魁梧,身上肌肉发
达,纯金的头发加上蓝得几乎透明的眼睛,逢人就热情地挥手或拍拍肩膀,再用一口软软的口音浓重的法式德语说“沙律(法语里的问候和告别词Salut)”,让人心里非常受用。健身房的墙壁上挂着很多杰诺参加健美比赛得奖的照片,据说他当年还做过CK的模特。就冲着这样一位型男和美男的“沙律”,我心里的天平早已经先倾向了这边。
    进
入健身房训练的时间越多,对里面的了解就越多。小小健身房是一个独立的世界,也是社会的一个缩影。也许因为杰诺是外国人的原因,这个健身房里的外国人特别
多:教热力动车的是一位美国人,他踩起动车来简直就是上足了发条的强力骡子,把枯燥无味的自行车变得如可乐般有滋有味。教踏板操的是一个在德国生德国长的
土耳其人,我总奇怪他短胳膊短腿象德国香肠似的,居然能灵活的在踏板上转出韵味强烈的动作来。教拉丁舞的是一位长得狐狸脸蛋的拉丁美人,当她舞动身体跳起
桑巴舞时,所有人都不能不为之动容和疯狂。只有教形体的是位德国人,虽然长着一张如好莱坞一线明星梅格∙瑞恩翻版的漂亮脸蛋,却继承德国女权自我标榜的风格,永远用一件宽松T恤潦草的掩盖自己的女性特征。

让我意外的是教器械操的居然是位亚洲小伙。他有将近一米八的身高,体形完美得有如米开朗基罗刀下的大卫雕像,身上的肌肉则是增一块太多,减一块太少。他有
酷削的脸型,一丝不苟的黑发,时尚的服饰,冷毅的脸上时不时浮过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伴随着强劲的音乐指挥着人们运动、腾挪,让我忍不住私下里把他比作
“哥哥”张国荣。
因为同是亚洲人的缘故,我最喜欢上“哥哥”的课。“哥哥”名叫本尼。他仿佛天生就是为他的课而生,讲解和音乐、动作浑然一体,融合得天衣无缝,其他教练那些枯燥无味的操练一转到他的课上就变成了一种享受。本尼对课上的学员们也都尽心尽力,认真地纠正每一个人的动作---只
对一个人例外,那就是我。那时候的我青春勃发,是健身房里最招人的“热山芋”,从十几岁的男孩子到几十岁的男人们都想方设法大献殷勤,连“德国香肠”和
“可乐”动车教练也频频递来电波。表面上我不动声色,却颇为在意本尼的眼中是否也有柔情。本尼却如柳下惠般无动于衷,除了远远的打个招呼问候,连我操练的
动作都懒得纠正。
    圣诞节到了,按惯例杰诺邀请健身房里的成员去迪厅欢庆。那晚整个迪厅里都是我们的人。大家痛快地喝着酒精饮料,尽情的蹦迪跳舞,大声的聊着古今中外奇闻轶事。在音乐转到交谊舞的时候,杰诺和本尼相拥着旋转了起来。本尼犹如拉丁天王瑞奇∙马
丁转世,把刚毅、柔情、性感和张扬演绎得淋漓尽致,看得我晕头炫目,明瞭、失落、难过、解脱各种感觉像是打翻了的五味瓶在心中翻滚。等半夜的劲舞结束,我
终于还是端着酒杯走了过去,为本尼和杰诺干杯。松开拉着杰诺的手,本尼出人意外的用中文对我表示感谢。也许是因为我毫不介意的祝福,也许是因为酒精的作
用,本尼向我讲述了一个曲折的故事。

尼原本是中国一个著名歌舞团的台柱子,从小出身在农村,几代单传的他是家里人人宠爱的宝贝。可他从小不爱武装爱红装,其他男孩子爱打架他爱哭,其他男孩子
爱调皮他爱跳舞。长大后他如愿以偿进入了歌舞团,因为表现出色又被调入北京。眼见到了该成家的时候,他左推右闪的始终一个人单身。家里人催得越紧,他就越
发清楚地看见自己的内心:小时候在村里被人欺负的时候邻家大哥挺身而出保护他,是他心中最可靠的保护伞和英雄。长大后在歌舞团里又有一位大哥呵护着他,在
他训练劳累后给予他细心的照顾。他明白自己心里渴望的是大哥那有力臂膀的保护,而不是去和一个呱躁的女孩子纠缠。等他借故溜到以前的歌舞团时,发现大哥已
经娶妻生子,才明白当年对自己的呵护只是大哥一贯豪爽仗义的作风,自己不过是自作多情罢了。

不过家里的压力,本尼接受了父母的媒妁之命,和一个老实本分的女孩子结婚生子。可随着又白又胖的儿子刮刮坠地,全家人都欢欣雀跃家族后继有人时,本尼却愈
加心如死水,对生活完全失去了兴趣和希望。偶尔他会去北京同性恋们聚会的公园里转转,为的只是警告自己,这是一条艰难而没有希望的路,还是老老实实的做父
母和众人眼中的好男人吧。那年中国著名舞蹈演员金星作了改性手术,又出国嫁人,证明幸福生活的同时也传达了国外的自由。欧洲不是一体的吗,在荷兰同性恋还
可以自由结婚呢。消息传来,本尼如死灰般的心里顿时燃起熊熊烈火,不顾一切的一个人偷偷跑到了德国。
    在德国的日子有飘零、有苦楚也有欢乐,直到他遇上了杰诺。杰诺是一个浪漫的法国爱人和一个可靠的德国朋友,他创立了自己的健身中心,又送本尼去做了健身教练的培训。而本尼也没让人失望,把自己对舞蹈的理解充分融入到健身运动中去,很快便成为健身房里最受欢迎的教练。
    健身房成立五周年纪念日,也是本尼和杰诺走入婚姻殿堂的日子。虽然没能见证他们的伟大时刻,大家还是一起为他们衷心祝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11-23 11:24 , Processed in 0.067562 second(s), 1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