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情断德意志】连载之二十一、请德国老师吃饭

2017-3-29 19:17| 发布者: 华商报| 查看: 409| 评论: 0

摘要: 帆帆还是知道两人去询问“难民”之事。周日晚正在写作业的她停了笔,用很平缓的语气问林楠:“你要去申请难民?”“怎么可能?”林楠差不多要叫出来了,他瞪着两眼说:“我会么?你怎么想的?”帆帆继续她的作业,头 ...

帆帆还是知道两人去询问“难民”之事。

周日晚正在写作业的她停了笔,用很平缓的语气问林楠:“你要去申请难民?”

“怎么可能?”林楠差不多要叫出来了,他瞪着两眼说:“我会么?你怎么想的?”

帆帆继续她的作业,头也没抬的说;“我早就听龚先生说,“老侨吃新侨”,一封信就卖300欧元,男的理由练功被迫害,女的理由计划生育。算你还聪明,以后离李丹远些,不定给你带沟里去呢。”

橘色的灯光洒在帆帆的身上,铺满了课桌和桌外的地板,窗外寂静无声,室内只有帆帆笔尖划过纸面的声音,林楠斜躺在床上,注视着眼前的一幕,心里充满暖暖的温情,他感觉到她还是在意的,虽然未明说,但是他的心里确定无疑的感觉到。

在留学的滚滚洪流中,每个人都在劈波斩浪、奋力前行,不知方向在哪里,不知何时到达彼岸,依然不断地跳跃、抗争、努力、坚持......如同千万里洄游的三文鱼,伤痕累累,百折不挠,前仆后继,在所不惜......

日子如常,讲课、测验、讲评、课后作业。两人逐渐适应这样的日子,自带午饭,有次甚至在课间,发现拜仁大街远离火车站一端有家非洲的黑人大嫂开的小吃店,有蒸粟米,有炖鸡翅,林楠看出帆帆抑制不住的兴奋,心一横买了两份,尽管拿回教室吃时远不如心里预想的滋味,帆帆已经是满脸幸福状,旁边的同学们还是忍不住感慨:10欧元--100块钱人民币啦。

周五下午是拜茜·苏拉的课,美女之间惺惺相惜,她总是称赞、鼓励帆帆,让林楠也对其心生好感。两人一商量,周末请拜茜老师去家里做客吧,为了人多热闹,又喊了董霞、张生。帆帆本意不必喊张生,林楠说他口语好,才勉强同意。其实,林楠是觉得张生一定会问签证问题,自己也正好可以听听。

头天晚上林楠就去附近的超市ALDI采购,一边选购一边把菜谱拟了出来::猪肉白菜饺子、牛肉土豆、红椒沙拉、青椒芹菜、番茄鸡蛋汤。另有一兜橙子、一兜苹果、一瓶莱茵河畔出产的葡萄酒、6罐拜仁黑啤酒。

隔天上午,董霞、张生在轻轨车站接到拜茜老师一起来到家,立刻,小屋就变得满满当当,充满了生机与笑声。这是德国老师第一次来家中做客,林楠头天晚上就把饺子馅调好,今天趁大家教拜茜老师包饺子的功夫,林楠赶紧把几道菜做了出来。然后,叫帆帆招呼大家先倒酒、摆筷子,自己又在厨房里煮饺子。


海外中国人请客,最常见就是一起包饺子


拜茜老师心情大好,大概也不常有机会去学生家里做客,特意穿了粉红的职业便装和大家合影。她看见一会儿功夫,课桌变餐桌,端上几道菜,色香味俱全,就故意夸张地问帆帆:“林楠在中国是做厨师么?你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喜欢他对么?”

林楠应声从厨房出来回答;“中国男人个个都是厨师。”

拜茜老师又说:“怪不得德国有这么多中餐馆阿!”老师善意的玩笑让大家都笑了起来,说话间,杯盏交错,开始进餐。

酒过三巡,拜茜老师面泛红色,帆帆眼光稍许迷离地在林楠耳边嘀咕:“有点小晕”。张生、董霞也附和:慢点喝,吃点菜。

拜茜老师一口喝光面前杯中葡萄酒,自顾自地又斟满说;“自从你们中国留学生过来,学校工作忙了几倍,好久没这么喝了,你们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开心喝酒么?”

看到大家诧异的目光,她说:“第一,因为你们都是我喜欢的学生;第二,我是喝Wodka长大的。”拜茜注意到大家的惊奇,目光扫视一圈,然后停留在面前杯中红色的葡萄酒上,缓缓说:“当然,那是二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我很小就来到德国,接受的是德语教育,男朋友也是德国人,但我深知:学好德语是多么不容易,特别是作为一个外国人。”她抬起头深切地望着大家:“你们都是想提高自己,才来到德国继续学习的,对么?必须全身心地投入才能有点收获,不要迟到、旷课、请假,虽然,你们并不是这样。”

林楠与帆帆目光对视一下,就知道老师说的是班里李丹,最近痴迷于整日在家打游戏、翻报纸询问申请难民。

“那我们不会。”张生接过拜茜的话题说:“但是,还是对目前的签证有些迷惑。”

拜茜早有预料似的迎着张生的目光说:“完全取决于自己。”

她深邃的目光缓慢抬起,仰望在餐桌上的天花板,陷入回忆的沉思中,喃喃说:“我小时候从东欧来到德国的很多朋友的经历,包括这些年接触来自世界各国学生的经验,努力的人脚下永远有路可走。”

接着她收回目光,对大家说:“你们的签证性质决定了你们将来大概是3个选择:1、按部就班在班尼迪克学校读完全部课程,毕业后拿取学校颁发的毕业证书;2、一年半以内考取德语中级二证书后,申请其他的德国大学;3、以上两种情况之外的其他情况。”

她怕大家不理解就进一步解释第三种情况,又进一步说;“比如前不久离开学校的那3位男生。除了对学校声誉造成些影响,对他们自己来说却不失为一种出路。”

董霞问:“那学校报警,追查他们了么?”

拜茜有些奇怪的语气回答:“干吗要呢?他们是违背了诚信原则,拿了学校的签证,没有上课,但是,也仅此而已。”

她意犹未尽地补充:“我估计他们现在是在中餐馆忙碌吧?就像刚才林楠那样?”

在大家的笑声中,林楠对帆帆微笑着说:“我一个顶仨!”

林楠把话题又拉了回来说:“我觉得目前的签证反而比单纯的语言学校选择余地更大一些,毕竟给同学们更多机会。”

帆帆与张生点头附和,拜茜也说:“你可以这么理解。”

饭后,拜茜有事,匆匆告辞。董霞与张生说去市中心东侧的English Garden逛一下,听说里面有一个著名的中国塔。

帆帆手持遥控器坐在床边,以每三秒切换一个频道的速度不知在搜索什么节目,林楠边洗碗边回味刚刚讨论的话题。

阳光从厨房的窗户直射进来,让白色的墙壁有些刺眼,花园中枝头未落的树叶,时不时摇曳着在墙面上留下斑驳的光影。周末懒散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混合葡萄酒中丹宁的酸味和黑啤酒中酵母的苦味让林楠此刻有些眩晕的感觉,流水从指尖哗哗的流过,他下意识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没能抓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9-21 14:52 , Processed in 0.068525 second(s), 1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