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德国 -- 华商报 华商大视角 特别关注 查看内容

花粉过敏的自我治愈

2014-5-21 17:46| 发布者: huashangbao| 查看: 49257| 评论: 0

摘要: 倪道钧编者按:倪道钧女士花费很多心血撰写此文。在德华人中越来越多的人患有花粉过敏的毛病。发病的比例超过德国人。很多人在来到德国生活3年、7年后发病,也有人在度过了20多年后出现问题。我们希望大家能相互交流 ...




倪道钧

编者按:倪道钧女士花费很多心血撰写此文。在德华人中越来越多的人患有花粉过敏的毛病。发病的比例超过德国人。很多人在来到德国生活3年、7年后发病,也有人在度过了20多年后出现问题。我们希望大家能相互交流经验,为患有过敏毛病的读者提供借鉴和帮助。如果有读者有心得和秘方与大家交流,请投书本报编辑部,我们很愿意发表。


和很多亚洲人一样,来到德国五年后,花粉过敏也不期而至。我本身是过敏性体质,但在中国时没有花粉过敏现象。我的过敏反应从呼吸道开始,打喷嚏、流鼻涕、咳嗽,及至哮喘,并伴随流眼泪,眼睛红肿,奇痒无比。后来不仅仅是花粉过敏,很多水果、蔬菜也出现过敏,如苹果、樱桃、李子、杏子胡萝卜、甚至豆芽,还有一些坚果类,如榛子等都不能吃。再后来,当我去家具店或者一些塑料制品店,都会立即出现过敏反应。整个身体处于一种极端过激反应状态。花粉过敏的几个无法解释的奇怪现象是:第一,从1月底到6月底我都有过敏反应,而1月2月几乎很少有花粉,但是反应已经开始;第二,当我在回国飞机上还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时,一下飞机,就神清气爽,呼吸通畅,眼睛鼻子都舒坦了,呼吸道似乎一下子畅通无阻;春天国内也有花粉,但是就不会过敏。


症状及原理

每年初春去诊所看病的,9成人是因为花粉过敏,咳嗽声此起彼伏,煞是可怜。医生也只能开出缓解药物,对于过敏本身是爱莫能助。花粉过敏不是病,却胜似病。因为其反应延续几个月之久,白天黑夜,不停地折磨人。不仅使人的精力严重受到影响,工作效率也极度下降。由于夜间反应加重,尤其是夜间3点钟之后,由于呼吸道堵赛,几乎无法入睡,睡眠质量严重受到影响。看过西医,用过西药。求过中医,吃过中药。都没能解决过敏之苦。

花粉过敏让人的工作能力降低30%


在德国,春天对于很多人来说,真是灾难时间,如临大敌。按照人类学的统计,过敏性疾病(含过敏性综合症)的发病率大约为20%,各年龄阶段都有,没有明显的性别特征,但有显著的遗传性特征。而德国大约1/5的人有花粉过敏,这个人群不在少数。

    医学上对过敏反应的基本解释是:人体内有两类细胞即肥大细胞和嗜碱粒细胞,这两类细胞中含有过敏介质。在化学物质、空气污染、阳光辐射等环境因子刺激下机体内会产生大量自由基,自由基氧化未能及时清除,就会残留体内,将会破坏肥大细胞和嗜碱粒细胞的细胞膜,使细胞膜变性导致细胞不稳定。当不稳定细胞遇到过敏原后,抗原和抗体发生特异反应,导致细胞膜脱离,释放出过敏介质。过敏介质可引起平滑肌收缩、毛细血管扩张、通透性增强、粘液分泌及组织损伤、从而引发过敏反应的发生。

    过敏反应会殃及人的眼耳鼻口以及呼吸道,严重者气管和支气管都会有并发症。花粉过敏表现为流鼻涕、打喷嚏、鼻眼痒以及咳嗽等症状。花粉过敏性鼻炎,鼻痒、打喷嚏、流涕、鼻子堵塞、呼吸不畅等;花粉过敏性哮喘,阵发性咳嗽、呼吸困难;花粉过敏性结膜炎,眼睛发痒、眼睑肿胀,并常伴有水样或脓性黏液分泌物出现。这三种并发,对于花粉过敏者是常见的现象。春天,花粉是一种主要的致敏原。而且防不胜防,无法隔离和躲避。对于花粉过敏者,医生的建议是: 避免接触花粉过敏源。如在发病季节短期休假,在反应最激烈的时间段离开居住地,到其他国家或者地区躲避。居家,尽量关闭门窗,减少室外致敏花粉的进入。必要时安装空气过滤层,降低室内花粉浓度。如对蔬菜、水果和坚果类食物过敏,应避免进食。也就是说花粉过敏导致身体的过激反应,又会延伸出其他过敏反应。


常见治疗


    出现花粉过敏反应后,应及时到皮肤科诊所做过敏原测试,这对预防性治疗和避免接触过敏源很有帮助。如果被确诊,应在花粉季节到来之前准备好药物备用,或提前用药。如鼻过敏症状者,需要使用鼻用激素或色甘酸钠,伴哮喘者可经口吸入激素或色甘酸钠,缓解呼吸道痉挛和堵塞。口服抗组胺药可以减轻鼻症状,但是很多抗组胺药物会使人打瞌睡。此类药物我最初使用过2年,但是服用半小时,就会出现瞌睡现象,没有办法继续服用。因此我舍弃了此类药物的使用治疗。而且我认为,这类药物只能短时间缓解症状,不能治疗,治表不治里,非长久和根本之计。

    一种常见的疗法就是免疫疗法。由于风媒花的花粉很难完全避免和隔离。为了使身体适应这种花粉的存在,必须在花粉季节来临之前就开始进行脱敏治疗。也是花粉症的一种主要预防手段。其原理是将患者敏感的花粉提取液,从少到多逐渐增加剂量注入患者体内,以皮下注射法为最常见,如此使患者体内产生免疫学变化,从而提高患者对该花粉的免疫力。当然,脱敏治疗需要坚持很长一段时间,一般需要坚持35年,而且每年都要定期提前注射免疫疫苗。

    还有一种脱敏手段是比较危险的。但是对于顽固性花粉过敏者只能是一种不得已的选择。就是在正常的没有花粉过敏的人的血液中提取过敏源的抗体,再注射到有这种花粉过敏的人的体内,从而使其获得免疫功能。这种治疗手段不会常用,毕竟是带有一定风险的治疗手段。

    治疗顽固性过敏最有效的措施是寻找出过敏诱发因子即过敏源,但要在常见3000种植物花粉不同的诱发因子中准确地找到致病因子犹如大海里捞针。我做过过敏源测试,记得大约二十多种。除了动物毛皮和一般家庭粉尘不过敏,所有其它检测的花粉都过敏。因此也属于顽固性过敏症人群。而且时间之久,范围之广,也令我望而生畏。


偶得良方:顺势疗法


    人们常说久病成医,逢人便会投石问路,寻求良方。再说,花粉过敏患者,在春天,别人不用问,从面部都一眼能够看出来。我对激素治疗手段是比较排斥的。而通过注射疫苗进行脱敏治疗对我几乎不现实,因为我的花粉过敏原实在太多。在承受了56年的煎熬之后,偶尔得到了福音。一位韩国朋友和一位德国朋友,不约而同地给我介绍了他们治疗花粉过敏的切身体会和经验。他们都是通过顺势治疗(Homöopathie)的手段根治了花粉过敏。对于顺势治疗,一直以来都存在很大争议。虽然顺势治疗最初产生于德国,后来传到各国。但是一直以来,医理很玄,争议很大。很多人认为,即便是通过使用顺势治疗药物,改善了患者的症状,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心理作用使然。作为患者,仅能从病急乱投医的角度来总结自己的经验。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的药理作用,只要产生作用,并能够有效改善过敏反应症状,就是好的。

    他们给我非常生动地介绍了他们自己治疗的过程和成功经验。由于对其医理不能完全理解和相信。但是,当有一线希望战胜花粉时,对于花粉过敏患者来说,就是福音,我绝对不会放弃。无论如何都要去尝试。于是,我去了德国朋友给我推荐的医生那里,开始尝试顺势治疗。其实治疗真的很简单。医生诊所的特色是自然疗法,推介和使用的是一系列的自然疗法。血液检测是必须的。其次,我感觉医生在检查的过程当中,有点望闻问切的味道,即使没有把脉的方法。在等到血液检测结果出来后,第二次医生就给我开出了2种顺势治疗的药物。一种是白色粉末,一种是白色小丸子。医生告诉我,一般要在花粉过敏开始前的几个月就开始服用,并且要求常年坚持服用,不间断。并特地强调,只要不间断,坚持大约2年左右,就可以根治,而且说一定可以。起初,我是不敢相信的,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医生告诉我,给我开出的两种顺势治疗的药物,都是植物提取物,而且是稀释的几千万分之一的浓度的那种(顺势治疗的药物都是相同的原理提炼获取的),也就是说几乎没有药性,所以就没有副作用,常年吃也没有任何副作用。听起来很玄胡,太玄胡。但是我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去尝试,只是一线希望。

在德国药店里看到的顺势疗法的药瓶


     “顺势疗法是替代医学的一种。顺势疗法的理论基础是“同样的制剂治疗同类疾病”,意思是为了治疗某种疾病,需要使用一种能够在健康人中产生相同症状的药剂。顺势疗法(英语:homeopathy),又称同类疗法,一种替代疗法,是由德国医生塞缪尔·哈内曼(Samuel Hahnemann18世纪创立的,他发现自己在身体健康的情况下服用少量用来治疗疟疾的金鸡纳树皮后,能够出现类似于疟疾的发热。哈内曼对当时使用的治疗方法(如使用毒药砷和汞以及非常痛苦但效果没有得到证实的操作如放血和导泻)极为反感。他继续在他自己和健康的朋友身上试验其他物质,记录它们引起的症状类型,因此他相信它们也能够治愈这些症状。“资料来源 维基百科)

    顺势治疗的药物在德国很多属于非处方药物,可以自己在药店或者网络药店直接购买。这些药物也被纳入欧盟的药物规范之内。虽然对于顺势治疗的药理作用如此之玄,我也不能透彻地了解,但尝试着去治疗还是确定的,更何况已经有成功的先行者。

    在第一年的花粉过敏期内还是坚持持了3个月。等到夏天、秋天、冬天,没有过敏反应时就忘记继续用药。这真的叫做好了伤疤忘了痛。第二年到了过敏反应开始,才又想起来重新吃药的事情,然后我就再次去医生那里,他说我不该停止服药。即使停止,秋天或者最迟冬天,应该重新提前开始服药。而不是等到春天,花粉过敏又开始了,再来头疼医头,脚痛医脚的。顺势治疗强调的是一个时间,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内,平和地让身体适应这种异体粉末和微小颗粒的侵犯, 或者说干扰吧。这样,在这么长的时间内,身体就是接受了这样一种外来的干扰,习惯了,作用就是相当于花粉对身体的干扰和侵犯一样。这样,到了春天,满世界花粉时,你得身体就已经习惯了这样一种状态。就不会再产生过激反应了。这是顺势治疗的过程的一个简单的形象地解释。如果中间停下服药,也就是说这种干扰和侵犯也间断了。那么就不能达到预期的治疗效果。自然治疗过程就会拉长。

    医生说由于我间断了治疗,因此根治时间就会拖延。而且第二年春天本来可以不会发生过敏反应,或者说至少不会发生很重的过敏反应。因为我的间断了治疗,所以过敏继续。第二年我又重复了上面的错误,又是停下来,到了1月底2月初,反应开始后,再接着服用,用药时间长一些,大约有5个月。按照医生的方案,是不要停止服用,连续坚持2年,就可以根治。而我是自己的疏忽,间断了。

    我的经验是,在第一年就有很大的帮助,过敏时间缩短,反应也减弱。第二年得到更好地改善。当然,第二年我在顺势治疗药物里面找了一种治花粉引起呼吸道过敏的植物提取药物,并坚持服用半年左右。今年是第三年,我都没有去医生那里,自己在网上买的药,接着吃。只是在三月份的时候,居住地一旁很多棵樱桃树,房前屋后满是花粉,空气中弥漫着花粉,花粉浓度非常高。大约2周有比较明显的呼吸道反应,其它状况良好。整个反应也就2周左右,而且反应不是太厉害。现在基本上没有反应了。以往是6个月的周期,现在也就2周不是太厉害的反应,我已经很满意了。最重要的是,医生当时很肯定地告诉我说,如果我坚持不间断,2年就可以根治。我目前的情况,过敏反应其实已经很轻微。因此,我确信,是顺势治疗的药物(Homöopathische Mittel)帮助我脱离了花粉过敏的苦海。

    但是,因人而异,这种方法对于我,是成功的。我不能判断对于其他人,是否可用,或者有多大帮助。 这里,我不能简单地直接给出我所使用的顺势治疗药物。因为医生和我解释过,由于每个人的体质状况不同,过敏源不同,因此,必须是在医生做了全面检查之后,根据检查结果和每个人的实际状况,才能开出符合个人情况的顺势治疗药物,从而对证下药,取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些药物最好到当地提供顺势治疗的医生那里获取处方。医生定下药物之后,就可以自己根据处方购买了,在实体药店或者网络药店购买都可以。顺势治疗的药物价格也不贵,当然网络药店比实体药店的价格要低一些。

    我在网上也搜查了一些对于顺势治疗的看法:“顺势疗法早年由欧洲传入北美后已经成为另类疗法的一支奇葩,它在治疗一些看来很困难的“顽疾”上有出奇不意的效果,花粉过敏就是其中之一。”另外这种疗法在中国也被采用。


辅助治疗


    当然,我自己还有些自然辅助手段,是否是这些方面的综合作用,不好定论。总之,结果是,我认为,今年我的花粉过敏反应是很轻微很轻微的,根治迹象很显著。

我所做的辅助手段罗列如下:适当补充不同的维生素和微量元素,如叶酸、维生素C,锌和镁等。长时间坚持吃蜂蜜,如一年至少坚持3-6个月,我今年是要坚持吃6个月的。去年没有,最多间隔地加在一起有3个月。有一种说法,最好吃当地产的蜂蜜,其实这也有点顺势治疗的道理在里面。我没有专门寻找当地产的蜂蜜,就是一般超市的蜂蜜,整个春天坚持吃蜂蜜。在花粉过敏期,蜂蜜再配以柠檬。

也有报道称,美国免疫学专家认为,蜂蜜对花粉过敏很有效。其治疗机理专家推测可能有二,一是蜂蜜中含有的微量蜂毒起作用,它是医生用来治气管哮喘等过敏性疾病的“天然药物”之一;二是因为蜂蜜中含有一定的花粉粒,人体习惯以后就会对花粉过敏产生一定抵抗力,这和“脱敏疗法”的原理是一样的。当然有点近似的顺势疗法。坚持每天喝一勺蜂蜜,连续服用两年,就能安然度过花粉过敏高发的春夏两季。至于蜂蜜的喝法,最好不要高温加热,另外对蜂蜜过敏和1岁以下的婴儿最好不要喝。

还有一些和别人交流的零星的经验,如饮食方面值得注意的。有人告诉我,食物生吃,易过敏,她在德国几十年坚持不吃生肉或者熏肉(Schinken),她自己和家人就从没出现过敏现象,这种个案似的经验是否普适,还无法证实。少吃刺激食物,降低高蛋白质饮食,或许有辅助功效。因为摄入过多的鸡蛋、肉制品等高蛋白、高热量饮食,可能会导致体内产生抗体的能力亢进,因而遇到花粉等抗原时,就更容易发生变态反应。也有人主张花粉过敏者应尽量少吃高蛋白质、高热量的饮食,少食用精加工食物。多吃蔬菜水果,维生素和微量元素不能缺乏。

 希望我个人治疗花粉过敏的特殊经验,能够给花粉过敏患者提供一些帮助和借鉴。我不是医生,只是患者的一些经验总结。重在探讨可能尝试的治疗手段和途径,每个人,应该根据自己的状况,寻找合适的医生,共同寻找合理的治疗方案。自然疗法,毕竟是没有什么副作用的方法和手段,但是委托一个适合的医生制订一个治疗方案更加科学和安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11-24 19:14 , Processed in 0.065438 second(s), 15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