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20|回复: 0

深陷多重危机的意大利

[复制链接]

92

主题

0

好友

39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8-28 19:28:56 |显示全部楼层

在奥地利、荷兰和法国的右翼政党分别在各自国家的选举中遭到失败后,不少人认为右翼民粹主义已被战胜,从而放松了应有的警觉,并天真地认为欧盟就此可以高枕无忧了。但这种自我陶醉往往是危险的。欧盟重要成员国、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目前正深陷多重危机,且难以自拔。如何帮助这位“意大利病人”摆脱困境,是欧盟现今所面临的又一大难题。



政治危机


今年夏季,意大利政坛似乎显得风平浪静,但这只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虽然左翼的民主党、右翼的力量党和民粹主义反建制政党“五星运动”这三个最重要政治阵营尚未就新的选举法达成一致,但最迟将于2018年3月举行议会大选。而今年秋季选战将拉开帷幕。

目前,上述三个政党基本上旗鼓相当,势均力敌。但从民调来看,由著名喜剧演员毕普·格里洛(Beppo Grillo)领导的“五星运动”略占上风。这三个政党之间彼此之间不会结盟,且各自内部厮杀不断,至今尚未能推出候选人。前总理、民主党党魁马泰奥·伦齐(Matteo Renzi)正在策划东山再起。但突然间,他的一位老相识─前总理、力量党领导人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又出来搅局,抢了他的风头。虽然贝卢斯科尼本人因获刑不得参与竞选,但这位政坛“教父”级人物和选民宠儿将为右翼阵营站台助选,其能量决计不容小觑。


意大利前总理马泰奥·伦齐(Matteo Renzi)


而“五星运动”则拥有一张新面孔,那就是年仅31岁的众议院副院长路易吉·迪马约(Luigi Di Maio)。迪马约言辞犀利,颇具煽动性。日前在谈到意大利所面临的难民危机时,他表态道:“这也是我们的欧洲,而不仅仅是默克尔的欧洲。”矛头直指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据估计,“五星运动”很可能会推选出这位政治新星来参加大选。此间已有媒体声称,由于“五星运动”在民调中领先,迪马约有可能成为意大利新总理。这个反建制政党所提出的一项基本要求就是要退出欧元区。而由贝卢斯科尼领导的疑欧右翼政党也在作出各种各样的承诺,且该党同样有获胜的可能性。因而以伦齐为首的民主党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按照目前的意大利政治格局,无论哪个政党上台都很难组成一个稳定的政府。因而意大利的政局将会持续动荡下去。


意大利政坛小鲜肉路易吉·迪马约(Luigi Di Maio)



经济危机


自金融危机以来,意大利始终未能真正克服衰退。这个欧元区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竟然低于10年前的水平。就增长率而言,意大利甚至低于希腊,在欧洲各国中敬陪末座。总的来说,在经济方面意大利深陷危机,难以自拔。这主要表现在下列三个方面:

1)居高不下的失业率: 德国科隆经济研究所的专业人员对欧盟内曾被划为危机国家的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塞浦路斯、希腊和意大利的劳动力市场情况作了调查,并将这些国家2016年第四季度的失业率与2008年时的数据进行了对比。结果表明,“在这些国家中,意大利的成绩最差”。根据这项研究,相对于2008年时的最高值,除意大利以外的其他国家都明显降低了失业率。葡萄牙和西班牙分别降低了40%和近30%。即使希腊也减少了16.5%。但意大利8年间只降低了7.8%。在整个欧元区内,目前的意大利劳动力市场状况也令人担忧。虽然意大利失业率2014年时曾达到12.64%的峰值,现今已降至11.3%, 但仍有37%的意大利青年人失业。在欧盟内,就青年失业率而言,只有西班牙和希腊高于意大利。

2)严重超标的债务率: 在评判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方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WF)还是较为公正的。在今年7月公布的有关意大利经济形势的报告中,IWF指出,意大利必须刻不容缓地实施改革。报告声称,意大利的就业和生产水平依然过分低下。IWF并一针见血地分析道,意大利最终仅仅得益于低利率那样的外部有利条件。报告强调,该国的国家债务太高: 它占了国内生产总值的132.8%。按照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的规定,政府债务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不能超过60%。而意大利债务率竟然如此超标,确实令人深感不安。

德国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师耶尔格·克雷默(Jörg Krämer)表示:“我们不得不对意大利的债务感到担忧。”“尽管利率大大跌落,但该国债务率仍接近140%。一旦利率回升,意大利这个国家将会遇到大问题。”克雷默并指出,意大利没有利用过去数年来推行真正深层次的改革。贝伦贝格银行首席经济师霍尔格·施密丁(Holger Schmieding)也认为意大利积累的债务实在太高了,以至于其国民经济将无法轻而易举地经受住严重的经济冲击。“意大利不是一个简单的案例,且由于债务率居高不下,因而,一旦利率飙升,它将会受到损害。” “举例来说,如果利率水平达到5%,且较长时间保持在这一水平,那么将会给意大利带来巨大的压力。”而对该国而言,严重的经济衰退也将会是一个棘手问题。总之,意大利严重超标的债务率将是这个国家的一大隐患。

3)岌岌可危的银行业: 从目前来看,在经济领域中,最令人担忧的还是意大利的银行业。据此间媒体报道,意大利银行业账面上的不良贷款金额高达2000至3500亿欧元,且无人知晓精确的数字。而银行业又是意大利政府最重要的资金提供者,拥有价值近3800亿欧元的意大利公债。只要欧央行继续大量购买债券,这种运作方式可以维持下去。但一旦欧央行停止购买债券,则结局实在难以预料。

此外,欧盟委员会还对意大利网开一面,允许该国政府注资数十亿欧元来救助频临破产的意大利第三大银行──西雅那银行(Banca Monte Dei Paschi Di Siena)。据称,这是因为从长远来看,人们认为这家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银行是能赢利的。同时也因为这类“大到不能倒”银行的倒闭可能会引发金融领域的一场强烈地震。对于维琴察大众银行(Banca Popolare de Vicenza)和威尼托银行(Veneto Banca)这两个地区性银行,意大利政府则提供了52亿欧元的资金来维持其运作。总共预计要投入170亿欧元,以便在清算这两家银行时减少风险。

据此间媒体报道,一些欧洲政界人士对欧盟委员会同意意大利政府实行银行救助方案持有异议,因为这种做法冲击了欧盟银行监管规则,并损害了意大利纳税人的根本利益。

这里还需要指出的是,银行业的困境并造成了恶性循环。银行机构现变得怕担风险,不愿借贷给企业和私人,从而使企业投资和私人消费受到负面影响。此外,上述IWF有关意大利经济形势的报告还指出,意大利就业者的平均收入依然低于20年前。这更使私人消费走弱。



难民危机


自从巴尔干路线实质上关闭后,越来越多的难民正途经利比亚和西地中海来到欧洲。在欧盟内,意大利已成了来自非洲移民的主要到达地。按照联合国难民署(UNHCR)提供的数据,从今年年初至7月中旬已有超过110000名难民跨越地中海来到欧洲; 其中,逾93000人是在意大利港口上岸的。有时一天内竟有5千人登陆。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主要是从利比亚出发开始这种危险旅行,并经常是由蛇头将其安排在不适合航海又拥挤不堪的船只中来进行偷渡。蛇头们至多将难民带至利比亚12海里的领海边界处,一进公海就让难民听天由命了。如果运气好,这些人会在公海上获救。有些日子欧洲救助者和海岸警卫队一天内要救出近千名出逃者。但令人感到痛惜的是,自年初以来,已有2360余人葬身地中海和失踪。预计今年年底难民到达人数可达200000人或更多。自2014年以来,总人数已达600000人。几乎所有人现在还在意大利。只有极小部分人被分配到了欧盟其他国家。意大利接纳难民的能力已至极限。前个时期,意大利甚至威胁道,一旦未获欧盟的支持,该国将要关闭港口,以阻止难民涌入。


难民浩浩荡荡涌入意大利



这个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有被其他欧盟国家撇在一边,孤立无援的感觉。意大利政府曾徒劳地向欧盟呼吁,救援难民的船只不要仅仅驶向意大利南部,也可以停靠法国和西班牙的港口,但法、西政府作了谢绝。虽然欧盟允诺给意大利提供数百亿欧元的资金援助,但后者至今尚未从前者那里得到任何具体帮助。

此间有媒体评论道,曾推行“欢迎文化”的德国、瑞典和奥地利这三个欧洲国家早已改变了其政策: 安格拉·默克尔在联邦议会选举之年将不会再次开放边境,奥地利则威胁要关闭从意大利北部进入奥地利的布伦纳山口这一通道, 而瑞典早就开始进行边境检查。整个大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此外,人们已觉察到,目前涌向欧洲的更多是经济移民而不是战争难民。这也是与2015年难民潮不同之处。为此,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 曾明确表示:“我们不可能接纳所有来自那些既没有战争也没有政治动乱风险国家的妇女和男人,不然的话,这将会鼓励人们更多地进行迁徙。”

但意大利民粹主义者现正借难民危机大打政治牌,其后果将是灾难性的。“五星运动”的政治新星路易吉·迪马约在接受德国《世界报》(Die Welt)采访时就表示:“奥地利威胁要派装甲车到布伦纳山口。法国只愿意接纳获准政治避难的人。法国人与西班牙人一起并共同关闭了港口。而没有一个欧洲行政机构劝告这些国家要守纪律。”他声称:“我非常愿意听取默克尔女士对奥地利派遣装甲车一事的意见。”从这类谈话中,人们可以闻到选战的“火药味”。2017年8月2日,意大利议会已通过打击偷渡的决议。意大利海军将在利比亚领海内给利比亚海岸警卫队提供技术和后勤方面的支持, 以阻止人口走私。

意大利总理保罗·真蒂洛尼(Paolo Gentiloni )把这一行动称作是难民危机中可能的转折点。据称,这是应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的邀请而采取的行动。为此,德国政府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那就是除了利比亚政府许可外,还要有联合国的授权。而意大利在野党和国际人权组织则对意大利政府的这一举措提出了批评。但不管怎样,意大利的这一行动计划将为解决欧洲难民危机作出贡献。此前,欧盟成员国已在布鲁塞尔作出决定,继续在利比亚海岸前救助海上难民,并将2015年以来实施的打击蛇头的“索非亚行动”延长至2018年12月31日。

当然,对于意大利来讲,一段时间以来,欧盟“索非亚行动”给自己带来的更多是问题,而不是帮助。这主要是因为因为意大利政府在2015年时曾宣布同意将在实施“索非亚行动”时救出的难民带至意大利港口。当时确实并未预见到用于打击蛇头而投入的欧盟成员国军舰会救起数万名难民。单单德国海军就已救出了21000余名难民,这些获救的人都被带到了意大利。批评者早就指责道,“索非亚行动”在使非法移民人数进一步攀升。按照这些批评者的观点,自从实施该行动以来,蛇头们就投入了更加简陋更为廉价的船只用于偷渡,因为这些作案者相当有把握地认定,只要一离开利比亚领海,难民就会获救。

现在意大利已朝真正打击这些蛇头的方向迈出了一步。但愿欧盟会随后跟上。从总体而言,欧盟为了自己的本身利益也必须尽全力帮助意大利摆脱目前的困境。这是因为一旦意大利形势进一步恶化下去的话,将会危及欧盟的整体大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11-21 10:34 , Processed in 0.097823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