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1|回复: 0

德法关系绕不过的一道坎

[复制链接]

89

主题

0

好友

3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7-4 20:10:18 |显示全部楼层
法国总统的挺欧设想

2017年5月14日,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正式入主爱丽舍宫,成了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翌日,马克龙就出访欧洲第一大经济体德国,并与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举行了会晤。由此足见这位法国新总统对德法关系的重视程度。

而对德国总理默克尔来讲,一方面马克龙拯救了欧洲,这使她深受鼓舞; 另一方面,这位德国总理与法国新总统在欧洲经济政策上存在着重大分歧,这又让她倍感担忧。简而言之,法国要推行改革并计划采取投资基础设施等措施来振兴经济,而默克尔和德国财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 虽则也要求欧元区成员国进行改革,但同时坚持紧缩政策,要求成员国遵守《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对预算标准所作的规定。法德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实质上是一场关于欧洲经济发展方向的争论。

在这次法国总统大选的选战中,马克龙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曾对德国居高不下的出超进行过猛烈的抨击。他表示,德国目前一支独秀的经济实力是“无法承受的”。“德国得益于欧元区的不平衡,获得了非常高的贸易顺差。这既不利于它自身的经济,也不利于欧元区的经济。这里必须得到平衡。”对于欧盟来讲,马克龙最具体的建议就是要扩建欧元区。按照他的设想,欧元区应该有自己的财政预算,有自己的经济和财政部长,且应受一个欧元区议会的监控。马克龙并要求在欧元区内引入社会保障最低标准。今年年初,马克龙在柏林洪堡大学发表演说时就强调:“没有重大的改革,欧元将生存不下去。”

但此间媒体认为马克龙的上述主张将会遇到相当大的阻力,这是因为欧盟内德国和其他净缴费国怀疑马克龙提出深化欧元区设想的真正目的是要引入一个债务和责任共同体。 对此,曾任马克龙顾问、现已在法国新内阁中担任国防部长的西尔维·古拉尔 (Sylvie Goulard) 女士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就表示:“从马克龙思想中摘取个别议题,指责他绝对没有提议过的欧元债券或斥责欧元区预算,这都是鲜有益处的。”

在马克龙当选法国新总统后,《明镜》周刊(Der Spiegel)在其5月13日出版的那期杂志的封面上登载了马克龙的照片,并赫然标有:“昂贵的朋友: 埃马努埃尔·马克龙拯救欧洲,德国应该掏钱”。由此看来,德国是否要掏钱支持马克龙振兴欧洲已成了德法关系绕不过的一道坎。而马克龙本人在担任总统后首次出访德国时则明确表示:“我从来没有要求过欧元债券。”“我并不主张为过去的债务承担共同的责任。因为这将会导致不负责任的政策。”当然他可以设想为共同的投资提供新的资金。此间媒体认为,马克龙的这一表态排除了德国政治辩论中的一个危险话题。
2017年5月13日出版的《明镜》周刊(Der Spiegel)封面

但不管他是否讲过欧元债券,一旦要实现马克龙深化欧元区的设想,德国就必须进一步把权力让渡给欧盟。而要为共同投资提供资金,德国就必须掏钱。


德国各党的不同态度

当然,在这个问题上德国各党派态度不一。社民党对此持积极态度。社民党人、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西格玛尔·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在马克龙赢得第二轮总统选举后第四天就推出了一个德法欧洲议程。除提议通过共同财政预算来加强欧元区外,该文件还计划由德法设立共同投资基金,以加快推进交通基础设施、数字网络等的建设。这位德国副总理之所以采取这一态度并非偶然。早在他和马克龙各自担任德国和法国经济部长时,他俩就认识。当时,两人还共同推出过一个有关欧洲经济和社会联盟的文件。据报道,在法国总统选战期间,马克龙经常与加布里尔通电话。加布里尔还问马克龙怎样才能帮助他。毕竟加布里尔是德国副总理,他的许多表态还是很有分量的。

马克龙的前任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 在自己的选战中曾煽动反德情绪,入主爱丽舍宫后又不得不去修复受损关系。在这一点上,马克龙要比他高明得多。2017年1月,他在洪堡大学发表演说时,还专门提到德国现任财长朔伊布勒上世纪90年代曾与基民盟外交政策专家卡尔·拉莫斯(Karl Lamers)一起撰写的一个力主核心欧洲的文件。按照他俩当时的设想,这个核心欧洲应该越来越紧密地结合起来。而在法国人的眼里现今这位德国财长则被视作无情紧缩政策的代表人物。但马克龙居然在选战中还向这样一位德国政治家鞠躬致意,这一方面说明前者对后者确实怀有敬意,另一方面也显示出前者在力求与后者搞好关系,因为一旦选举获胜,马克龙深知他的许多设想能否实现将取决于这位基民盟党籍的财长。

然而事情并非这么简单。虽然默克尔在刚获悉马克龙胜选时颇为兴奋,但翌日她作为基民盟主席在该党执委会上发言时就要谨慎得多。默克尔声称马克龙可能会成为一个昂贵的朋友。基民盟并认为,德国人不会赞同社民党的做法,不会同意把自己的钱慷慨地分配给整个欧洲。财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也并未因为马克龙在其选战中颂扬过自己而高抬贵手。这位财长认为马克龙改革欧元区的建议眼下是不现实的。他主张对马克龙应采取“尊重和观望”的态度。朔伊布勒的党内同僚、财政部议会国务秘书延斯·施潘(Jeans Spahn)更是明确地向《图片报》(Bild)表态道:“无论是欧元区还是法国,负债都不是过少。”自民党党魁克里斯蒂安·林德内尔(Christian Lindner)则表示:“法国解决自己的问题靠的不是举债,而是经济改革。我们寄希望于马克龙,但即使是他也不能超出许可范围来举债。”

民调机构Kantar Public今年5月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一旦马克龙为了法国国内改革之需而超出欧盟条约规定举债的话,则有64%的德国受访者对此持反对意见。甚至大多数的社民党支持者也拒绝这种做法。因此,朔伊布勒等人要求法国遵守《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对预算标准所作的规定,不让法国年度财政赤字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在德国是获得民众广泛支持和认同的。


德法关系的未来走向
   

从目前来看,欧元区需要成立一个“经济政府”。在这一点上,各方的意见基本上是一致的。但德国人所要的是一个监管机构,其职责主要是不让各成员国举债过多。而法国人更多考虑的是要成立一个欧洲社会福利机构,它要使欧洲大陆的生活水平朝着平衡方向发展。

当然,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举债问题上不会对法国过于强硬。因为这无助于强化作为欧盟“发动机”的德法轴心。而法国方面也深知遵守《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重要性。西尔维·古拉尔女士在上述访谈中就强调:“一旦法国要在欧洲赢得尊重,那它就必须履行自己的职责。”从现在来看,在扩建欧元区问题上,马克龙是想把上述两者结合起来。一方面,这位法国新总统要强制法国和欧洲来遵守财政纪律。为了达到预算标准,马克龙并打算通过结构改革来减少公共财政支出。在西方世界中,法国现拥有最庞大的公务员队伍。每5个从业人员中就有一个是公务员。为此,这位法国新总统将寻求在五年内达到裁去12万个公共事业岗位和节省6百亿欧元的目标。而另一方面他又要设法资助在财政上陷入困境的成员国。

马克龙当选总统后首次访问德国与默克尔会面


德国一些媒体现已把马克龙视为默克尔的伙伴加对手。这是因为马克龙既要让欧洲团结在一起,他又要防止出现一个德国的欧洲。默克尔知道,与她不同,马克龙所设想的欧盟应该是更加团结更有干劲,且能获得更多权力的共同体。而长期以来,默克尔则显然满足于从柏林出发来掌控欧洲。马克龙现在要求为欧元区任命一个财政部长,并要拥有自己的财政预算,因而他就与默克尔拉开了距离。为此,默克尔在马克龙获得第二轮总统选举后就表示,她不会因法国有了一位新总统而改变自己的政策。这位德国女总理并让自己的发言人明确表示,德国政府认为欧元债券不值一提。

但另一方面,默克尔也需要马克龙的支持。在欧债危机时,这位女总理在欧洲的影响力达到了顶峰,并被称为“未加冕的欧洲女王”。但在难民危机中,默克尔又遭受重挫。这位德国总理在欧洲的影响力正在衰退之中。客观地说,只有依靠马克龙的支持和帮助,她才能在欧洲填平由其难民政策所造成的沟壑。默克尔任上的业绩在相当程度上将取决于法国总统马克龙。

进而言之,这位女总理深知德国离不开欧盟。笔者在《德国的欧洲: 危机下新的势力分布图》(Das deutsche Europa: Neue Machtlandschaften im Zeichen der Krise)译本的“译后记”中曾指出:“失去了欧盟,德国充其量只是一个二、三流的国家。”而要使目前深陷困境的欧盟重新获得活力,那就必须维护和加强德法关系。今年的七国集团(G7)峰会已凸现美国与其他成员国的分歧,特朗普随即又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西方价值观共同体正深陷危机之中。默克尔日前曾掩盖不住自己的失望,表态道:“我们欧洲人必须把我们的命运真正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以德法轴心作为“开路先锋”的核心欧洲正是欧洲大陆应对未来挑战的希望所在。支持和帮助法国符合德国的本身利益。为此,这位女总理在马克龙当选法国新总统后也强调:“我们将全力以赴,不仅是为了法国,而且也是为了与法国一起完美地塑造欧洲之路。”

《明镜》周刊最近发表的一篇社评提到,默克尔的几位前任曾目标明确地寻找同路人,以便能与其共同施展政治抱负,并呼吁道:“如果安格拉·默克尔真要为防止欧盟衰退以及为《巴黎气候协定》做些事的话,那么她就必须同样与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科龙结成一种建筑在个人信任基础上的联盟。”然而,就目前情况来看,一旦默克尔在今年9月德国联邦议会大选中获胜,并第四次蝉联总理,她要与马克龙结成这种政治联盟尚有难度,而上述那种伙伴加对手的战略定位或许更有可能决定今后五年德法关系的走向。

马克龙上台数周人气颇高。民调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对这位新总统表示满意,52%的受访者甚至有这样的感觉,即长期以来第一次可以对自己的国家元首感到骄傲。在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后,法国总统马克龙随即声称,对气候保护没有B计划,这是因为对地球也没有B计划,马克龙并有意挖苦特朗普,仿照后者所言“让美国再次伟大”呼吁道:“让我们的星球再次伟大!”法国总统的这番表态给全世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由马克龙创立的新政党“共和国前进”运动已在6月11日举行的法国国民议会选举第一轮投票中获得32.3%的选票,名列第一,预计在6月18日举行的第二轮投票中也将取得佳绩。这将为这位法国新总统大刀阔斧地推行改革提供有力的保障。

德国外交部长加布里尔在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后曾表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必须取得成效 —如果他失败,五年后勒庞(Le Peng)女士将成为女总统。”由此可见,即使马克龙真是个“昂贵的朋友”,德国也必须全心全意、全力以赴地支持和帮助这位法国新总统,从而为他连任创造条件。这也是欧盟和德国的根本利益所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9-23 01:10 , Processed in 0.125947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